袁梦,安徽农业大学讲师,硕士生导师,武汉理工大学博士。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擅长文学、艺术创作,先后在国内各大报纸、杂志发表文学作品100多篇,专业论文发表若干篇。其中散文获“世界华人龙文化”金奖;童话获“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论文获《科学教育家》杂志评选大赛一等奖。艺术作品先后参加“长城颂”安徽省美术作品展;“原味安徽”全省首届设计艺术展;第二届国际动漫节、第六届金龙奖原创漫画动画艺术大赛;安徽省“寰景杯”首届青少年动漫创意竞赛;第四届安徽省美术作品大展·艺术设计展;第四届安徽省美术大展·全省漫画展;第二届安徽省动漫大赛、第二届安徽省新闻工作者书画大赛;上海市首届“大通旅游杯”治安防范宣传公益海报创意设计大赛等,多次获得一二三等奖项。作品“大美巢湖,青绿山水”入选巢湖市城市LOGO设计,并运用于巢湖所有出租车身,成为地域名片,反响良好。

  出版有散文集《挥着翅膀的女孩》,小说集《七零八落》,绘本《墨语闲缘》,全国规划教材《动画剧本创作与分镜头设计》,专著《有巢氏文化中的设计美学》等。

  《安徽青年报》《安徽市场报》《新安晚报》《安徽电视台》《中安在线》《巢湖文化风》《80后之窗》《逍遥文艺网》等媒体均作宣传报道。

  袁梦近影

  作品赏读

  《大梦归》

  袁梦 诗/画

  魔镜摔碎的那刻

  匹诺曹的长鼻子

  刺破百年孤独的宫殿

  巫师尘封的恶龙鬼怪

  纷纷将金饭碗丢到路边

  牛顿把啃了一口的苹果

  卖了很多钱

  外面的世界喧嚣不安

  国王和王后催促易逝红颜

  失眠了很久的公主

  就是不愿睁开眼

  披荆斩棘的王子还在彼岸

  你坚持先和被子恋爱言欢

  尚且未满一百年

  明晃晃的阳光

  早已登堂入室

  爬上高不可攀的穹顶

  却没照进美人的梦田

  倒是城堡之外

  早已岁岁年年

  金灿灿的稻谷

  堆到了邻近的国界线

  你还在等着豆蔻誓言

  吹了烛光许了心愿

  沉醉未知的美妙

  享受目光的焦点

  你以为的那个王子

  不过是喀索斯的自恋

  守在水边步步生莲

  即便徒有躯壳

  也从来不懂森林女神的痴恋

  红酒变质金樽颠倒

  长发姑娘剪去分叉的发梢

  将有毒的鸡汤

  灌进被蛛网封锁的枯井

  贝壳里出浴的维纳斯发酵出心跳

  将童言无忌通通打包

  慕色里捧出一颗湛蓝的大脑

  你的微笑非常美妙

  婚纱胜雪很有情调

  如果珍珠没有磨砺和煎熬

  拿什么维持幸福记号

  你睁开眼六点刚好

  光芒闪耀照亮嘴角

  想起童话里的凶险与花哨

  你丢开骗人的天书

  一路数着落下的花瓣笑

  闻见豆浆油条的味道

《鱼藻》

袁梦(诗/画)

泛着孤舟的蓑笠翁

将早已成为绝唱的情歌

裹进龙纹锦缎的密函

在一个梨花带雨的夜

串上滴蜜的鱼钩

掷入 冰冷的波心

沉寂了 半生虚妄

斜晖高高在上

遁着

前朝林间喧嚣的蛙鸣

散心虹 尽染层林

繁星窃窃私语

和着

昨夜调弦吟唱的山蝉

投沧海 镜花水月

鱼藻相守 彼岸相望

逐欢的锦鲤

不恋香饵 不依暖缸

蒲草之间 呢喃依傍

千秋执念 七秒忧伤

难忘 儿时窗 斑驳墙

堂前家书两行 如沐骄阳

炎炎之下 又红眼眶

诗经和市井 从来不远

水木各方 心之所向

那些市井里不顾一切的荒唐

正是诗经里石破天惊的倔强

你 逐溪而上

寻觅 经卷深处的荧光

破解 无人知晓的心窗

我 十年寒窗

懂你 水蓝的泪光

《坐井观天》

袁梦(诗/画)

世界里有很多很多人

所有的演员都忙着倒退行走

大家在后台卸了妆

见面握手 互道你好 不诉离伤

我想我要去找 一个人

窗外的老香樟羞羞答答

正为自己 占卜花期

我擦黑板

饱满果实尚且稀疏

我走下讲台

掩起教室的门

学生们回到寝室

拿起入学的行囊

绿皮火车轰鸣响起

面庞俊朗的新兵一脸阳光

为女孩往行李架上放稳画箱

银丝告别父亲的鬓角

红晕爬上母亲的脸颊

眼角的涟漪变得平坦

十指相扣 脉脉含情

美得如同偶像剧

电视里 放着每晚七点的新闻

花白头发的老祖父

坐上嘎吱作响的藤椅

眯眯笑着刮胡子

我腻着他把故事讲

没有雾霾 星星很多

月色微凉 落日晃眼

对面人家关了灯

檐下窗棂 斜映枝桠

我家的葡萄架

把天空分成一个个井框

果实总是不甜

还被喇叭花爬上头顶

蒲扇拍了一下又一下

单曲循环的故事很绵长

深深浅浅的绿

却总为他鼓掌

他睁开打架的眼皮

不再那么乏

我拖来一张草席

萤火虫将黑夜遗忘

潮湿的阳台

散发着烈日的热气

他搬来一盆降温的水

幼儿园的课堂

漂亮的女老师正在弹琴

我却学不会新教的舞蹈

把难过都嚎成鼻涕

在胸前的新手帕上

涂抹潮湿的诗行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

从惊蛰一路走到霜降

带花边的裙袂不经意沾了荷香

太阳和月亮都挂在天上

我推开他粗糙的大手

说不爱吃橙色的蛋黄

我是坐井观天的 蟾蜍

头顶的天空

是任性驰骋涂抹的画板

我仰着脑袋

开始撰写梦的剧本

他是开天辟地的 盘古

树影斑驳的午后

和风徐徐

他笑得一脸慈祥

把一颗爱的种子

埋在了 早已拆迁的阳台

《焰》

袁梦( 图/文)

     红了石榴,黄了枇杷。

     你贫瘠的肋骨覆盖汗水,在丝褥中不知天地。我富有的献血铿锵为马,耕种于荒冢。我们施加雷霆,烟消云散。

     一次次从初春到入冬,一次次在此作别。

     时光的深水里,任砍伐、贫瘠,任只剩下稀薄空气与弯曲背膀。再者我站起,离开。你还依旧。佛也不解,我也不疼。你呢?你在夏,激晃前进。

     明日在光里,爱在火里,一踩踏,尘埃四起。探头一看,河流之中,没我没你。

     时间颠倒反转,成败之内,离我们一步之遥。自幼启时,天光闭合,忘川之上,贪婪体温。有你有根。

     相近都成过往。终究向前,抛向朝露。

     独自踏上征途,再看一眼你。这个故事,你懂,我懂。

     将最好的牵挂泡打成舟,人在远方,不知道会丢掉的东西还有很多,从未停歇的丧失,来日方长。

    戴望舒说,25岁之后没有诗人。我想我已不会写诗。我只是记得, 那些颜色,都是年幼的种子在发芽。

《睡美人》

 袁梦(图/文)

世界和我之间

有着可爱的距离

我从未像今夜

这般细细地听

深情得 如溪流在暗夜

一路坎坷 扑向来时的源头

我凝神倾听

昨夜的梦

那些你不再记得的呓语

于我 都是羞得脸红心跳的情话

当然

我才不会

把这些宝贵的秘密 告诉你

我曾悄悄躲进你的花蕊

深深地 深深地

嗅一朵睡莲

直到忧伤都化为乌有

圣闲:

《芳华》

          袁梦    (诗/画)

我 寻着自己前世的记忆

我以为 我是一朵花

我 从氤氲里出生

将自己和动物界 剥离

花说 那是个愚钝的老头

我从他痴狂的乱发里 逃逸

大好河山

不过一场 梦游

我抬头

天空被藤蔓瓜分

长着长着

就有了植物的样子

悬挂了很久的丑陋扁豆

不知何时 有了紫色的芳华

星子充满湿气

花揉着眼睛

不谈幸福 也不谈痛苦          我只好

将自己装进了

古老的信封

我 寻着自己前世的记忆

我以为 我是一朵花

我 从氤氲里出生

将自己和动物界 剥离

花说 那是个愚钝的老头

我从他痴狂的乱发里 逃逸

大好河山

不过一场 梦游

我抬头

天空被藤蔓瓜分

长着长着

就有了植物的样子

悬挂了很久的丑陋扁豆

不知何时 有了紫色的芳华

星子充满湿气

花揉着眼睛

不谈幸福 也不谈痛苦          我只好

将自己装进了

古老的信封

《红妆·铠甲》

 袁梦(诗/画)

一袭绫纱白胜雪

在万家团圆的深秋

扒开 归隐世外的蓬草

踏出 早已退隐的江湖

扮成 关羽模样

告别 桂殿的眷缱

远离 闺蜜的逶迤

皎洁如水的月色下 疾走

挨家挨户 分发医愚的药方

将悬壶济世的责任

扛上 瘦弱肩膀

你 不怪他人的误解

也不要谁的体谅

身披袍甲,头戴战盔

背插小旗,手执长棒

将不染纤尘的善良

藏进借来的旧衣裳

你 不计较素颜和红妆

也不在乎男女和褴褛

为了给瘟疫一个严肃的交代

把救命当成救火

从沧海跑到桑田

甚至 大着胆子

跨上百兽之王

一个爷字 荡气回肠

烧香膜拜 糊纸搏沙

欢乐 在后人脸上

美好 化为非遗的珍藏

暖着众生心房

怀抱圣经 柔若江南

蛮稚如童 广博如母

描五彩 涂金银

难摹你专注模样

那曲深情的颂唱

是泥身最美的新装

乐府诗 翻过一张又一张

每个时代都有这样的榜样

兔儿称爷 木兰成辞

双兔傍地 安辨雄雌

巾帼英雄 缝合着朝代的暗伤

当今的你我 将沙场

搬上工作和日常

三尺间播撒希望

三寸笔谱写诗章

三寸舌滋润栋梁

岁月摩挲着砂砾的温床

风霜里生出了桃李芬芳

你 笑得神采飞扬

铠甲是最好的红妆

衣柜里各色的坚强

都留给收获的金黄

你将书香装进梦想的粮仓

轻轻走向完美的花房

《叹偃攸》

 袁梦  (诗/画)

粗糙的兽皮

掩不去 惊鸿如画

村口柳树 又吐新芽

时光翩然 让人害怕

锦鲤 歌颂着红蕖的节气

赞他心系天下

用生命 诠释

大地长天 远山沧海

谁见 美娇娘

五更寒夜

空洞 暗哑

来不及花前月下

咬嘴唇 吟蒹葭

唤一声偃攸 心如麻

年华 逝如雨下

江山泛黄 历史风化

咫尺天涯 相望已无话

茫茫风雪

你送他孤身征程

花黄未卸

良人已雁过无痕

宿命 却定沉沦

你 望眼欲穿 天地为证

他 不恋缱绻 三过家门

不入二字 碎了心魂

湖面渔火 点点红尘

都与你无关

湖底白龙 远古有巢

都为你心疼

秋水 打湿了

芦苇荡间抽出筋骨的

水蜡烛

你 站上冰冷的忘川

从清晨 到星辰

候着你的情郎

何时 为你一骑绝尘

生如蜉蝣 心似菩提

为了治水的一念执迷

为了太阳的终古常新

你的世界 颠倒乾坤

相思情真 涅槃重生

一曲离歌 放下爱恨

他在你的梦里

惊涛披靡 骇浪驰骋

你甘做扑火的飞蛾

拥抱一朝灿烂浮灯

念一句候人兮猗

活出九种人生

《存在》

  袁梦(图/文)

     生活充满光怪陆离的诱惑,又细碎如流沙。

     如果真如传说的地上一年天上一天,沧海桑田是否也只是沧海一粟?

     黑格尔说存在即意义。谁不是在努力锻炼身心去抵抗时间,却又对命运的安排无比顺从?

     既然存在是可数的,该拿什么证明存在的存在?

 

编辑: 朱春玲

投稿邮箱:15255196177@163.com 联系电话:0551-65175218

中安书画网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4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百度